砂糖凶手

半吊子画写手

我妹打把游戏,遇见绿陵王。

我妹:“这个兰陵王在发全部问,我的木兰呢”
我:“你回他,唧唧复唧唧,木兰有jj。”
我妹:“这个兰陵王问我他的皮肤好不好看。”
我:“你回他,深绿浅绿荧光绿,绿到灵魂深处去。”

四月份剪的张若昀个人杂志拍摄混剪,色气向,这里也丢一份

强行HE,辣鸡白龙送十五人头,把狐狸气哭。


爆肝第一次画手书,你们爱看不看。



我放屁的,求你们了,看看吧TAT画了五十页,手都断掉了(。)


关于白扇

我:每次登陆时候,点击屏幕听白扇语音说不要,我都想“王炸!”“飞机!”“抢地主!”然后那个bgm啊,嘟嘟嘟....

朋友:......白扇说的是“毒药”。

我:..........噢。

纵刀剑三千,唯有屠龙真绝色。

#你x倚天#扭扭车

往日被严实包裹的健硕躯体此刻坦诚相待,被扒拉下来的衣物凌乱搅两圈扣在他葱白指节之下,蓬松羽领半搭在肩上随着主人的律动跟着飘摇。
“唔.....你休要......得寸进尺了......”
你且瞧他原本清冷面庞染上薄薄绯红,那双自带拒人千里之外意味的金眸此刻微眯,压低的柳眉不曾舒展过,隐约显现的贝齿压着下唇将细碎呻吟锁在喉间,偶漏几句闷声虽不似姑娘家的欢叫娇羞,却也是悦耳。
平日里清高不可一世的那人此刻嘴里还依稀骂着混账,你握着他的腰侧将人猛地贯穿,期待在他脸上找到更多情欲。只见他反射性地浑身一抽搐,曲起小臂掌心一拢被咬的殷红快要出血的嘴唇.....

刹车👋